从鲁能93一代球员出发中超、中甲二队打中乙利害浅析
作者:人人猜球-人人猜球app-人人猜球官网 发布时间:2020-03-19 23:06:53

  虽然新赛季的国内联赛因为疫情的关系迟迟不能拉开大幕,但热度和话题度丝毫不减。因为接连有俱乐部出于各种原因宣告解散或退出,最近中超二队乃至中甲二队打中乙的话题也再次被人提及

  一波大规模的俱乐部解散潮,导致国内联赛中甲和中乙的名额出现空缺,中甲名额可以由中乙递补,那么中乙呢?如果空缺太多,完全由尚属于业余联赛体制的中冠球队递补可能性并不大。这种情形下,如果实施中超二队打中乙,可以避免中乙缩编,防止出现“中乙没人踢”的现象。更重要的是,中超二队乃至中甲二队打中乙可以摆脱年轻球员无比赛可打的窘境,解决“中超二队没球踢”的现象。

  年轻球员踢不上比赛是中国足球老生常谈的问题。预备队联赛的质量得不到保障,年轻球员无法在涨球的关键时刻积累经验,中国足球出现人才断层,出炉U23政策、举办U23联赛等都是足协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不得已采取的举措。

  倘若中超或中甲球队真的能组队打中乙,对于年轻球员而言无疑就有了高质量比赛的平台,虽然中乙有这样那样的诸多问题存在,但比赛质量还是不错的,对年轻球员锻炼价值极大。现在有不少以前征战过中超的知名球员甚至以前的国脚级球员都在打中乙,像以前高洪波时期的爱将姜宁上赛季就效力于泰州远大,杨昊和陈涛也都曾在中乙效力,几支强队完全是可以和去掉外援的中甲球队甚至一些中超球队的替补阵容掰掰手腕。如今有不少中超俱乐部梯队的年轻球员也在中乙历练,他们在接受采访时都表示中乙比赛的对抗程度要远强过青年赛事,很有锻炼价值。

  有不少从中乙联赛走出的年轻球员在中超赛场的表现也十分出色,而且比那些从青年队出来后一直留在中超打预备队的球员更能快速适应中超的比赛节奏,比如在恒大表现出色的钟义浩以及入选了国家队的杨帆和王子铭,他们此前都曾在中乙联赛效力,中乙联赛对年轻球员的锻炼价值由此可见一斑。

  实际上在五大联赛,俱乐部组建二队打低级别联赛早就是常规操作,比如西班牙皇马、巴萨等球队的B队在征战西乙B联赛,德国拜仁慕尼黑B队则在征战德丙联赛,我们的邻居日本J联赛也规定J1、J2俱乐部可以组建U23球队打J3联赛。皇马、巴萨的不少年轻球员,诸如最近在国家德比一剑封喉的维尼修斯在一线队站稳脚跟之前,都曾在B队接受历练。率领皇马欧冠三连庄的齐达内在接手一队之前也曾是皇马B队的主教练,由此能看出组建B队打低级别联赛还可以帮助俱乐部培养教练人才。

  有些球迷曾担心,如果中超俱乐部真的组建二队打中乙,会不会占用升降级名额?万一出现升级区都是中超二队的情况怎么办?实际上球迷是有些多虑了,如果完全以年轻球员为班底,没有足够比赛经验的情况下其实很难在与中乙老油条的对抗中占据上风的。

  比如在2011年,鲁能足校曾以1993年龄段为班底组建山东青年队征战中乙,最终是取得了北区第三的成绩,在四分之一淘汰赛则两回合3-4不敌重庆队,无缘冲甲。2012年,吴兴涵、韩镕泽、李松益等主力上调一线年龄段替补阵容补充几名1995年龄段球员的山东青年队最终只取得了北区第十的成绩。而那时候的中乙联赛,在体制上远不如现在职业,且规定报名球员25岁以上不得超过5人。

  近几年在足协杯赛场上,中乙球队也多次和中超球队碰面,结果曾不止一次给中超全华班制造烦,比如上海上港就曾差点倒在苏州东吴身上。即使放到国外,无论是声名显赫的拉玛西亚青训,还是名声在外的卡斯蒂亚,虽曾短暂跻身西乙A,但大部分时间还是只能停留在西乙B联赛占据中游位置。当然各个联赛也对B队升级有限制,比如西班牙就规定B队不能和A队处于同一联赛级别,德国甲级俱乐部的B队则只能留在丙级联赛。

  关于中超组建二队打中乙的提议也不是近期才有的,2017年鲁能等俱乐部便曾提议允许中超球队组建二队征战乙级联赛,因为涉及联赛体制改革问题,足协一直在慎重考虑这一举措在中国的可行性。2018年12月20日的中国职业联赛总结大会上,中国足协给中乙的定位是:城市化、本土化和年轻化。在发展方向方面,定下的基调是中乙全面扩军,最终要达到64支,中乙或分为中乙A和中乙B,中超和中甲俱乐部二队可参加中乙B联赛。在足协的原有计划里,国内联赛是通过慢慢过渡,中乙有序扩军,然后逐步实现中超、中甲二队打中乙,但如今因为中乙现有俱乐部缩水,中超、中甲二队打中乙有可能提前成为现实。

  中超或者中甲二队参加中乙联赛,如果在现阶段真的落地实施,其实也面临着不少问题。一方面是现有体系不免会受到冲击,需要重新修订联赛规程;另一方面二队打中乙对中超、中甲俱乐部本身也是一种沉重的运营负担,虽然是以自愿参与的方式,但二队即使对资金雄厚的大俱乐部也是一笔不小的花费。虽然是名义上的二队,但要真的打中乙其实和一个单独的俱乐部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除了可以和一队共用投资人、董事会之外,也要有自己独立的教练组、俱乐部制度。在欧洲,不少俱乐部B队也有着自己的死忠球迷群体,可以实现独立创收,但放在中国,一队都很难实现盈利的情况下,二队更遑论营收了。另外还有一点不得不提的是,允许中超、中甲二队打中乙,也需要采取措施避免出现派系林立的现象,以防实德系现象的重演。

  U23新政也好,中超、中甲二队打中乙也罢,这些政策很大程度上都是希望解决年轻球员踢不上比赛的问题,打通从青训到职业联赛的通道。实际上,因为中国足球的青训基础较弱,即使真的允许中超、中甲二队打中乙,除了少数几个俱乐部,大多数球队因为人才储备严重不足,也根本没有足够的人力资源去组建二队。正如U23新政已经实施了三个年头,但因为中国足球人才基数较小,真正培养出来的球员十分有限,这就好比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只有扎实青训,才能真正实现中国足球腾飞。